九月。

這幾天很慢很慢地看了《沒有的生活》,好像慢慢找回寫的狀態,好像,又可以重新寫了。M老師說:「結構是不是你最弱的地方?」我點頭說嗯。「以前的我也是。這種人往往都是有一點才氣的。」我是知道的,關於才氣、天賦這回事,尤其慢慢長大,越發相信才氣這東西的存在,而我現在擔心的是,再不好好磨練一番,恐怕上天很快就要回收這份禮物了。像Na昨晚說,唱歌要趁年輕,我很快就要老了。各有各被時間追趕的壓力。彷彿就走到了人生的某個階段,你感覺到,像有隱形的階梯,你不知什麼時候就跨過去了,而如今有些不適應那裡的氣壓,回頭卻不見來時路,下面的階梯全都蒸發不見了。人生是那樣,沒有回身的餘地的。

可以寫的時候就要把握。可以曝光的時候更要曝光。
——你如果選擇了舞台,就势必要讓自己發光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