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y ?

很好,我又挖了一個坑(orz)。在空白的不知Day多少之中,我已沒臉回來更新。

今天是Day 15?假期快進入尾聲,我答應要完成的事沒完成,倒是做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。今天和詹姆斯通電話。通電話之前很忐忑,不是詹姆斯令我感到忐忑,是我一向有害怕講電話這毛病。上學期在義式餐廳打工,我就不曾去接過電話。我和安妮說我這毛病。她說她在律師樓也不曾接過電話。我們能活到今天,也真是奇蹟。(汗顏)

和詹姆斯談了有一小時,說說各自對那幾首歌的看法。他和我分享了一首歌的製作過程。
在聽他簡單敘述一首歌的製作之時,我心想:我又認識了一個瘋狂實踐夢想的人啊。心底亦默默慚愧著。我不知道這些年來自己有沒有為一件事那麼努力那麼瘋狂過。我從懂事以來,有那麼瘋狂地喜歡過一件事、一個人,並用盡全力去守護、追求它嗎?
身邊一直不乏出現這種令人敬佩的朋友/長輩。如今又多了一位。

一小時的談話過程十分愉悅。我一直是個沒多大野心的人,也許正因如此,到今天也還只是個一事無成的小孩吧。那些有野心的人令我嫉妒,叫我傾羨,因為我辦不到。

「這首歌你想要它走到哪一步?」
「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想很遠。況且這首歌是你的。我是打算聽你的。」
「這首歌也是你的。」「你是填詞人,現在,也是你的了。」

我聽著那句「你的」,心是怦怦在跳的。我的,我的了。我連擁有一首歌的野心也沒有。
或者這樣說更合適吧——我沒有野心,底下的意思是,我沒有勇氣。
沒有野心的人,走不遠的。

看著身邊這些勇敢做夢的人,我多少次被他們激勵,當然今晚亦然。
我不知道這一次這份激勵可以留在我心中多久。我是健忘的人。更是習慣選擇性遺忘的孩子。我只能試著與這些勇敢、堅持的人保持聯繫——像風箏一樣,卻不止有一根繩索,我搭了很多根,在這些熱血追夢者身上。

哪天風箏忘了飛,還有人拉著它飄,提醒它要動起來。

《單車失竊記》還在一點一點地看。我得加快腳步看下一本書了。假期都快到盡頭了啊。

Day 2.

30天之Day 2.是第一天太充實,第二天反彈嗎…(默)今天賴床到12點,午餐後到圖書館待著,前面一小時在畫手機,記錄昨晚的夢,後面兩小時看+抄《單車失竊記》。沒多久閉館鈴聲響起,4點半左右就被趕出圖書館。回到宿舍吃薯片、小睡了十五分鐘。然後收到詹姆斯的回覆,眼見一首歌快要誕生,是有些高興的。而今天禮物也從香港出貨了,心情算是美好的吧。只是原本考慮要到華山那兒去聽講座,因為下雨、懶,就跟室友去吃火鍋了。Day 2是這樣。吃火鍋時想起我之前說好要在暑假讀完《紅樓夢》,都忘了。讀書速度非常緩慢,其實還有好多書排著隊等我去翻,其實時間不多了,我該更勤奮積極。

Day 1.

想想,乾脆將這裡當日記自我鞭策吧。

今天是30天之Day 1。
早上上班,下午在圖書館填詞。晚上外出吃飯,到誠品書店逛了一圈。誠品真是個欲望的場所,每次進去都要警告自己千萬不能買。洗澡出來很快速地把副歌也填畢,交了初稿給詹姆斯,希望會是他喜歡的風格。

下午也下決心下了訂單,買了T的生日禮物,拖了好久了啊。我自己很喜歡很喜歡,相信會是一個很大很浪漫的驚喜。越是期待明年的到來了。一天一天逼近著。

八月的第二天——30天計劃中的Day 1過得相當充實。
沒想到一天內就能把歌詞初稿寫完。果然潛力是逼出來的。平時還是太過鬆懈懶散了,真不該。總的來說還可以更好。如果今天有一段時間空出來,花在閱讀會更好。要把自己的耐心和專注力訓練回來。期望明天能做到。

明天的話,希望做到閱讀(吳明益《單車失竊記》)、創作,暫時這樣吧。
我還在思考要不要燙捲髮這件事。外表什麼的,另一半又不在身邊,女為悅己者容啊,好像怎麼裝扮都是浮雲。

明天再想一想吧。

空空。

七月行事歷一不小心就被填滿。上課、交流、工讀,以及一趟計劃以外的旅程。忙的時候嘴上是埋怨,身體則無力、疲憊。飛中國一趟,回來便中暑倒下,花了三四天,食慾回來,元氣逐漸恢復,真不是適合到處看世界的人。上課則心不在焉,收穫不多,卻總比沒上課的好,而我還未適應過長的上課時數,也未進入認真的學習狀態,課程已匆匆告一段落。暑假課程過度密集,這樣的事也是預料之中。七月間,怨氣是重,可當所有事情一件接一件經過,一日又一日,當行事歷上每一格待辦事項皆被打勾——霎時八月到來,心一下變得空蕩盪。我不願承認我開始感到心慌。

與山海共度七月結束前的那個美好週末,原在我的暑假計劃之外。總是很輕易地被種種不期而遇感動,我記得我的淚腺自來到這座寶島生活後便變得敏感無比。家裡發生的任何大小事都是引爆點。於是T成了我想像中的支柱,想像自己仍有一根浮木可以緊握。某個午後,T要我用三組形容詞形容他,我首先想到「冷靜」、「冰冷」、「理智」,事實上這三項只能歸為一組,T和我互換形容詞——其中一項,他寫了「善良獨立」。

「善良獨立,這是用來鼓勵我的嗎?」我知道我缺乏,於是這樣問。「認真認為的。畢竟遠距離不獨立好像說不過去。」T這樣的解釋聽來合理。一切仍在發展之中,信心、能耐、理想,包括我的獨立和善良。On the road,如液體仰賴容器,一切仍未成形。像是一直以來喜歡看海,卻不敢說自己真正熱愛海洋和大自然,對我口中喜歡的海,一直只停留在遠距離的欣賞,那幾個看海的日子,我問自己,給你一片海當你未來三年的容器,你願意嗎?我沒有回答。對任何事都不夠喜歡,是現代人的一種病。

於是離開山海的那一夜,月台上的圓月和擁抱又觸及淚腺。從沒那樣極度渴望一個擁抱,我和認識不久卻令人易感親近的W緊緊相擁,如今回想起來,不禁覺得矯情而羞恥。從不是一個輕易釋放熱情的人,這下我可能寂寞瘋了。回到燈火璀璨的城市,心空空的,這一空——迎來了空白一片的八月,八月行事歷目前仍空白一張,然而只有自己知道,隱形的事項早已填滿每個小格子,那些想要完成卻無力開始的事情,關乎未來與理想,我遲遲不敢去觸碰。

一股勁兒將八、九、十直至明年二月的日期填上空白方格。前些日子說好要習慣將事情記錄在手機的谷歌月曆上,有的習慣確實難改。手寫行事歷一目了然,每每翻頁,有盡頭的等待與期待總是那麼地具象,我填下回家的日子,在很遠很遠的以後。於是順道搜了回家的機票,待回過神來,笑著罵自己傻,這個時候看機票,到底是在幹什麼呢?如此荒謬而狼狽。然而我卻寧可那日子按著安排走,即便遠得幾乎看不見。遠方的家不需要我,就表示一切都平安無恙。

空空的八月一日晚上,想念的人已睡著。原來當時間空下來都屬於自己,心裡的焦慮與灰暗便一一湧現。近來的夢總是低氣壓,想見的人不請自來,我在夢裡有笑有哭,醒來時麻木地不帶情緒過活。日誌文的結尾就給自己留個期許——未來三十天,就算夜裡沒有美夢,也要快樂用心地編織每一個白天。

一些如同楔子的喃喃。

而我的文字再也無法抽離生活,越想隱匿卻越是曝露。

我翻開那些我所鄙夷的,曾愛慕、窺視的,有的成了親密的繩索,有的令人頹喪,更多的已成過往。或許這些日子我憤怒而嫉妒,是因著自己的無法從一而終。我被引入更生澀難懂的文學世界,那裡比從前更有力量,更深邃,而更令人無法自拔。我卻再也無法創造了,無法前進,卻越是沉溺,而享受。那是不成的,人活著不能沒有創造,那是比死去更令人難受的事。所以還是要辛苦走過這個階段吧,像他們說的上坡路,慶幸你覺得苦覺得累,應該這樣自我激勵而不要停留。這是瓶頸的開始,和過程,如果那也有結束的一天的話。

偶爾還是會有對某些對象,以及和世界說話的欲望。我更想念的是讓我寫起字來的Z。偶爾會想對他撒嬌,想扯扯他衣角——「不考慮寫一封情書給我嗎?」如今Z是一座冰山,或睡火山了,某部分的他不知是裝睡或沉睡,或如他所說(而我不願相信的),永遠不會醒來了。Z這樣說的時候並不難過,不難過意味著心電圖上的直線,Z冰冷地對我說,而我像喪禮上欲哭無淚的寡婦,或許也是某種意義上的孤兒了。我當然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,從前令我發光的人如今已熄燈。我不為他點燈,除了因為我沒有火柴,更因為我其實並不知道他的煤芯在哪。我為我的愛感到抱歉,我知道我不曾真正愛人,如果愛就是犧牲,那我愛的只是我自身。

不懂愛人和不懂創造是同一回事。所以這些都是瓶頸了,如果哪天我也有了超越的可能。會想要說更多的,但你要給腳傷的人一點時間,她會走的,只是慢一些,少一些。如果願意,她也會非常樂意為你娓娓道來。

這裡是離海更遠的地方。活過的二十幾年,並不曾走訪多少處,可每個地點都曾認真停留。我願在這裡築起帳篷,或更適合久待的磚頭屋吧,一字字一句句,但願路過的人也能在海上尋獲比星光更美的意義。生命何其短暫,誰都是過路人。一霎眼神,或已是永恆。唯有留下一些自以為如同流星般的故事和思緒吧。

流星知道它終將失落,它在意的是,它曾用力燃燒、真切璀璨過。

你好。

来到新地方,是该自我介绍。

从小就对自我介绍感到别扭,该说些什么好呢?说太多太赤裸,太少好像又显得冷漠。但我性格内向,一般不会有说太多的情形发生。那么这一次,就照旧吧。

笔名水中鸥,取自杜甫诗句「自来自去梁上燕,相亲相近水中鸥。」寓意想要拥有那燕子、水鸥的自由自在,这样说来要取「梁上燕」也行,hmmm那等我哪天对「水中鸥」厌倦了,就换成「梁上燕」吧(哈哈)。说到向往自由,也不是说现在的我日子过得束缚,相反我现在正处于人生中最自由的阶段,最美好的大学时期。眼看大学生涯已来到最后一年,时光也被虚度得七七八八,好像不振作一点,努力干一番事业,是挺对不起自己的。所以给自己一个期许吧,希望找一个平台写下一点什么,於是就来到了蚂蚁村。至于为什么会选择蚂蚁村,最主要是这里人少吧!我需要有读者监督自己,又不希望太多人看见,这里好像就恰恰好符合我这挑剔的需求。

以前的我自我介绍时可能会说自己爱好写文,但现在不好意思说。主要是写得太少了,不敢说那是我的爱好或理想什么的。写作这回事,说多没用,还是行动最实际。至于会写些什么嘛,自然是生活的一些感想或记录,就是心情日志版的部落格文吧。那么,就多多指教啦。